想出现在这: 360导航 上网导航 腾讯王卡 网易考拉 京东商城 当当网 拼多多 天猫商城 百度 腾讯网 悟空问答

“你后悔生下孩子吗?”


“后悔。”


“我说了不要这个孩子,当初要不是你非要生,现在会变成这样吗?”


“那我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啊!”

13.png

湖南省某儿童医院内,温小娟又一次跟丈夫左军争吵起来,她们面前病床上才一岁的女儿左雅文被他们俩的争吵吓得呆愣住了。雅文小小的身子缩在被子里,身上插满了输液的管子。她刚做了全身血液透析,在ICU里住了一个星期才死里逃生。


“孩子这么小,治疗的难度非常大,你们要有心理准备。”当医生的话在耳边响起的时候,温小娟在医院的过道上瞬间泪如雨下。她怀中的雅文脸色苍白,伏在肩头昏迷不醒。在当地医院的血常规白细胞查出两百多,到省里的医院确诊白血病治疗难度大,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差点瘫倒在地。


温小娟一家来自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,雅文是她的第二个孩子。2019年温小娟意外怀孕,由于家中还有个上高中的大儿子,压力大,丈夫左军不想要这个孩子。但是温小娟想着既然孩子来了,就是一条生命,她想遵从内心把孩子生下来。2020年4月27日,雅文出生,一家人看着孩子软乎乎的可爱脸蛋,喜欢得不得了,哥哥更是每天抱着妹妹爱不释手。图为可爱的小雅文。


可这场欢喜持续不到一年,就被无情地终结。2020年10月的一天晚上,雅文在家哭闹不止且脸色苍白,他们带孩子去医院做血常规,结果查出白细胞比正常值高两百多倍,医生怀疑是白血病,让她们赶紧去省里的医院。


温小娟心底的疑虑和恐惧不断加深,她祈求这只是误诊,孩子还这么小,怎么可能得这样可怕的病?直到省里的医生在检查后让他们做好思想准备时,温小娟才终于绷不住了,当场就抱着孩子哭了起来。医生看着一家三口手足无措的样子,安慰他们说:“先送ICU吧。”就这样,雅文被推进ICU做治疗。温小娟在ICU外看不到孩子寝食难安,她无时无刻不在为孩子祈祷,终于七八天后,雅文成功从ICU推出来,情况暂时稳定住了。图为温小娟和女儿。


从ICU出来后的雅文一直待在湖南的医院化疗,一直持续到2021年5月底。小雅文刚开始化疗还有点效果,后来随着时间推移,她越来越没有精神。5月份雅文出现严重肺部感染,再一次被推进ICU,心率快、呼吸急速、白细胞偏高,非常凶险。雅文待了一个星期,病危通知书接连不断,温小娟颤抖着连字都不敢签。


由于化疗药对肠道有损害,雅文在ICU腹泻不止。“孩子被推出来的那一天,屁股下面全都烂掉了,不忍直视,过了一个多月才好。”温小娟心疼地说。由于雅文的情况一直没有好转,医生给孩子做了骨穿检查后说孩子病情复发了。为了救孩子,2021年6月7日,温小娟在长沙给孩子办理了出院手续,踏上了北上求医路。图为小雅文在喝奶。


6月9日,雅文一家三口抵达河北某医院,主治医师检查后说,只有移植才能救孩子的命,但雅文现在太小,不适合做移植,建议先做免疫治疗,观察几个月,等稍微长大一点,再看情况再做移植。“看着孩子纯净的眼神、苍白的脸和日渐消瘦的身体,我的心都在滴血。目睹孩子被扎肿的双手,我真想替她承受这一切,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孩子啊?”温小娟哭着说。图为病床上的小雅文。


离婚

2021年10月,温小娟和丈夫之间的负面情绪积压到了极点,决定离婚。夫妻二人之前都是在工厂打工,加上有个上高中的儿子,夫妻俩没有多少积蓄。雅文第一次进ICU花费了将近12万,大部分都是她们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。后来在5月份雅文出现严重肺部感染和在长沙化疗又花了很多钱。温小娟一家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巨额的治疗费用早已将他们压得抬不起头。


在湖南的七个月里,丈夫每天都在责怪温小娟当初为什么不听他的话,非要生下这个孩子,现在好了,大把的钱花进去了还治不好,说别治了。可温小娟纵使再怎么难堪,也不愿意放弃这条生命,她说生下来就是一种责任。“我是后悔把孩子生下来,让她遭受了这样多的罪。可现在后悔也没有办法,只能坚持给孩子治疗。”图为小雅文在行李箱上玩耍。


10月,温小娟和丈夫正式离婚,大儿子归丈夫,女儿雅文归温小娟。此后的日子里,医院里只剩下温小娟和雅文母子二人相依为命。雅文身体里面残留出来,需要先做cart免疫治疗。“孩子总算挺过来了,缓解了,后面做骨穿检查,基因转阴。但这次治疗风险很大,天天发烧、呕吐、抽搐,但好在孩子挺过来了。”


雅文同病房隔壁床一个15岁的男孩不幸没有挺过cart去世,孩子被撤离病房的那个晚上,不仅男孩的父母,连温小娟都泪如雨下。男孩特别乖巧听话,在一起待了这么长时间,她非常不舍。这一路走来,温小娟已经目睹了好几个和雅文一起抗病的孩子的离开,她害怕死神下一刻就会来带走雅文的生命。夜晚她紧紧抱着怀中的孩子,哭得湿透枕巾。图为温小娟和女儿。


医生说了需要移植,但护士长看雅文浑身无力,站都站不起来,就算移植完效果也会很差,不如等身体调理一下再说,于是cart缓解后温小娟独自带雅文回家,先吃化疗药,等过一段以后住院评估,看结果怎么样,是化疗还是移植。图为小雅文在接受治疗。


可走到现在,温小娟早已身无分文。“我是不会放弃的,怎么可能放弃呢,她看我一眼,我心都要碎了。”(文|半夏 图|家属提供)


如果你要帮助孩子,可以点开上面的小程序完成捐款。原创作品,严禁任何形式转载,侵权必究!


#图片故事#

免责声明
本网站发布的内容(图片,视频和文字)以原创,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,如有涉及侵权尽快告知,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QQ:1975212473,邮箱:1975212473@qq.com。

本文暂无评论 - 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