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出现在这: 360导航 上网导航 腾讯王卡 网易考拉 京东商城 当当网 拼多多 天猫商城 百度 腾讯网 悟空问答

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讲过一个事,早年他朋友第一次,走进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的办公室时,立马被墙上的5个大字震撼住了:“赌性更坚强”。


当时王兴朋友想到曾毓群是福建人,便开玩笑地说:“怎么不挂一幅爱拼才会赢呢?”


曾毓群直接回到:“光靠拼是不够的,那只是体力活,企业家干的是脑力活,赌它就是脑力活。”


以至于后来王兴还说出:“曾毓群是将来能比肩任正非的企业家。”


我们先不论未来曾毓群能不能比肩任正非,但单从他能得到王兴这么高的评价,就可见其实力不一般。


从最新的福布斯富豪榜显示,曾毓群身价超越李嘉诚,是香港新首富,还超越马云、马化腾等人,跻身国内富豪榜第三名。


而距离宁德时代的成立,短短仅10年时间。

324.png

这一路,曾毓群是怎么走过来的?


1968年,曾毓群在福建宁德出生。


他学习成绩非常好,17岁就被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录取。毕业后,曾毓群到福建一家国企上班,但是只干3个月就离职走人。


当时正值改革开放,广东是重点地方,曾毓群跟许多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一样,来广东寻求发展。


他入职了东莞的一家外资企业新科磁电厂,因为能力突出,他很快得到上司陈棠华的认可,不久后就升到管理层。后来,还被公司送往国外深造,学习电池生产技术。


在31岁时,曾毓群就成为最年轻的工程总监,且是第一位大陆籍总监。


然而,曾毓群心不在此。


因为是外资企业,曾毓群到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天花板,而且就算他是总监,在公司的话语权也非常有限。


当时,曾毓群面临两个选择。


第一个是,到深圳一家公司当老总。


另外就是,公司执行总裁梁少康觉得手机兴起,电池市场未来的潜力巨大无比,他想邀请曾毓群出来一起创业。


曾毓群不答应,他更倾向老总的工作,因为创业意味着放弃稳定的工作。


梁少康不肯放弃这位实力派的技术家,于是他把曾毓群的老领导陈棠华请来当说客。


听到两位领导对未来电池市场充满无限期待,这一次,曾毓群心动了。


这是一个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日子,三人一起面对窗外,望向正在高速发展的东莞,心中充满无限期待:“赌一把!”


多年后曾毓群回忆说:“当时就是一种冲动。”


但正是这次冲动,成为了曾毓群人生的重要转折点。



1999年,曾毓群等人一起成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简称ATL,并在东莞建立第一家工厂。


刚创业的时候,曾毓群他们选择拆开诺基亚里面的电池进行研究。


经过对比,最终选定一款小且薄的聚合物锂电池。


为了这项电池专利权,曾毓群飞往美国,到贝尔实验室花费巨额资金买下来。


可事情没有那么顺利,当时全国购买这项专利有20多家企业,但没有人发现,这项专利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:电池多次充电后,会鼓气变形。


曾毓群发现这个问题后,又跑回美国去找专利授权人,可得到的回复却是:他们也没有办法。


创业初期的每一步都非常关键,甚至决定企业的生死。


此时,曾毓群他们不仅把创业基金250万美元花了一大半,还要处理一个美国顶尖人才无法解决的技术问题。


为挽回局面,曾毓群把自己关在研发室,尝试数十种电解液配方,一心一意攻克电池鼓包问题。


历经数个星期后,他终于找到问题根源:电解液成分不对。


经过反复修改后,最终曾毓群做成不鼓气的电池成品,成为第一家成功运用这项技术的公司。


这项技术的成功,使曾毓群的公司在业内名声大噪。


他们的价格不仅是韩国电池的一半,容量还增加一倍。尽管诺基亚、摩托罗塔等大公司仍然没有选择曾毓群的电池,但许多散装手机公司都选择了他。


此时,国内的电池市场行情,正如梁少康所料:手机迅速猛飞的市场带动了电池。


2003年,曾毓群的公司开发出新的聚合物锂电池,拿到苹果1800万台iPod的供应电池。


后来,ATL还帮苹果解决了MP3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,在“三星爆炸门”事件后,也成为三星的首选。


这些成绩,为他日后的商业可信度打下厚实基础。


商业竞争无处不在,模仿速度更是快得惊人,就在曾毓群的企业步入正轨时,其他企业纷纷模仿他们的电池,并给出最低价格。


曾毓群才吃到一口蛋糕,后者已经纷纷涌上。


此时摆在他们面前的只剩下两条路,上市或者转换项目。


一番思虑后,在2005年,ATL卖给曾毓群的前公司:日本TDK集团。


就在这扇窗刚关上不久时,另一扇窗打开了。


2008年,我国借助奥运会之势,推广新能源汽车。


曾毓群敏锐察觉,这是一个新趋势,在他的主导下,日本TDK集团成立动力电池部门。


既然新能源汽车是趋势,为什么曾毓群选择电池研发,而不是造车呢?


这个问题,曾毓群曾对外解释道:“大家都知道造车可以赚钱,但是你去造车可能就会亏,我觉得做好一个事,还是得抓住它的核心。”


趋势是对的,可就在电池部门成立三年后,国家限制外资企业生产动力电池。


为了继续研发动力电池,曾毓群只能重新成立公司。


他考虑在老家宁德发展,可是回乡问题重重。


当时公司有几千名员工,许多人已经在东莞成家,还有不少外籍专家。而宁德当时比较落后,连外文报都没有,更别提硬件设施与营商环境。


但他决定不顾一切,倾其所有身家,来到家乡发展。


曾毓群回乡发展的态度非常强硬,他的员工曾说道:“老板为了带我们回宁德,甚至会以辞职要挟。”


2011年,曾毓群在宁德市成立宁德时代。



在曾毓群刚刚成立宁德时,比亚迪王传福已经是国内动力电池领域的老大。


王传福享有“技术狂人”的企业家称号,可在10年后,竟被这位后起之秀甩在后头。



在资金经验等各方面不如的情况下,曾毓群是如何办到的?


这主要源于他们的战略眼光不同。


当时研发汽车电池,主要有两大技术路线。


一种是磷酸铁锂电池,它造价低、稳定性高,但续航能力差。


另一种是三元锂电池,造价高,稳定性差,但续航能力强。


曾毓群瞄准了第二条路线,他坚定地说:“买电动汽车,消费者最操心的问题是什么,就是充电续航差。”


为此,他不惜重金研发三元锂电池,而王传福选择磷酸铁锂电池。


2012年,因为前期曾毓群跟苹果合作过,华晨宝马在新推电动汽车时,选择宁德时代。


才成立一年,就获得与宝马的合作,这无形中撬动了后来很多合作。



不仅合作顺利,市场也非常乐观,因为有国家推行,新能源汽车已经占所有汽车的市场10%。


多重狂风之下,宁德时代还是没飞起来。


这是因为三元锂的成本太高,占汽车总成本的30%以上。


虽然前期发展较为顺利,但对比到研发的资金费用,也只能苦苦支撑。在高成本的情况下,几乎大部分汽车电池行业都选择磷酸铁锂电池。


在市场与资金的压力下,曾毓群依然坚信,续航高才是未来趋势。


但坚信有什么用,没钱搞研发或太贵卖不出去,一切都是零?


那他为什么还敢自信满满地选择三元锂呢?


因为在2012年6月,我国发布《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(2012-2020年)》,曾毓群相信国家会扶持新能源。


等了一两年,补贴还是没开始。


此时,比亚迪选择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的战略方式。


王传福说:“为保持比亚迪电池的领先地位,我们的电池暂时不会对外出售。”


曾毓群对于行业老大的战略,他依然保持不同看法,继续研发三元锂电池,不造车,对外出售电,等待国家补贴。


不出所料,3年后,国家开始实施新能源汽车补贴。对于电池企业的补贴,则是根据续航里程来算的。


这无疑使曾毓群成为“最大的受益者”。


在国家补贴之下,新能源汽车的卖价甚至比一般汽车要便宜。新能源汽车市场也以每年翻倍的速度在增长,而消费者,很多都选择续航更久的三元锂电池。


现代、捷豹、路虎等众多品牌,纷纷选择与宁德合作,宁德一跃超过比亚迪,成为行业第一名。


从成立宁德,到成为全球锂电池之王,曾毓群仅用了7年。


宁德员工在2017年的人均工资,高达25万元,稳居行业第一,而且还是在宁德三线城市。


宁德市也在曾毓群企业的助力下,CDP短短几年以30%高速增长。很多宁德人,一提到曾毓群与宁德时代,眼神里都流露出敬佩与骄傲的神情。


许多汽车企业纷纷来找曾毓群合作,这让他的办公室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这个盛况可谓是空前的。


但风光无限的掌门人曾毓群心里很清楚,盛世之下,隐患很大。



宁德会有什么巨大的隐患呢?


国家补贴总有一天会取消,外资企业总会杀进来,当这些都来临时,宁德还能像现在这样子吗?这是曾毓群所担心的隐患。


曾毓群危机意识很好,在2017年他就给员工发了一封题目为《猪真的会飞吗?当台风走了,猪的下场是什么?》:


“因为有国家的扶持,我们才能成为行业的佼佼者,躺在政策的温室之内睡大觉,大家有没有想过,一旦外国企业杀回来,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睡大觉吗?”


风口即将退去,赤膊上阵是唯一的选择,感受到危机的曾毓群,立马行动起来。


他花钱在全球各地买矿,因为我国锂资源储备量仅占全球的6%,80%都要依赖进口,曾毓群这么做,为的就是降低电池成本,才能同国外超级大企业去竞争。


人才永远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,曾毓群非常看中这点,他重金招纳人才。我国拥有锂电行业博士学位的人员,近一半都被他拿下。


果然,在2019年6月,“台风”走了,工信部废除《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》,三星、松下等一大批外国企业纷纷杀入。


机会永远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这句话放在如今依然有用。


这场更疯狂的新能源电池竞争,并没有把宁德脱下马,它反而占了上风。


从国内市场率看,宁德从2015年的12.23%已经升至2019年的52.14%。


这很大一原因,得益于曾毓群在受国家政策保护时,未雨绸缪做好一切准备。


连特斯拉都在2020年1月时,公布“我们已经跟中国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合作。”


此消息一出,宁德时代市值一度狂飙至7500亿元。


到今年11月5日,宁德时代总市值突破1.5万亿元,超越工商银行的1.46亿元。他的身价,也超越香港富豪李嘉诚、马云等人。


新的大象崛起,旧的大象倒下,这种现象已经十分常见。


当科技与技术催生出新的江湖,首富的位置将可能再次发生交替。


今年中国富豪榜前10名,没有了地产大亨们的身影。


无论是李嘉诚、李兆基、还是恒大的许家印,都输给了新科技。


根据2017年工信部新发的《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》,预计到2025年,新能源汽车占汽车总产量的20%以上。


未来几年,新能源依然是趋势,只是温室将不复存在,只有残酷的竞争。许多汽车企业,纷纷开始自建电池,准备脱离宁德供应。


曾毓群是否还能继续保持龙头企业位置?


十年时间,宁德时代从几间厂房发展到电池龙头企业,离不开曾毓群对全局的准确把控。


他的“赌性更坚强”也已经改成“溥博渊泉”。


从前的“赌方向”、“赌技术路线”、“赌国家扶持”,更像是认定一个方向,无论中间有什么坎坷,只要认准,就会倾尽身家与精力坚持到底。


现在的“溥博渊泉”,它的意思是智慧就像源泉一样无穷无尽,它的境界就像泉水一样源源不断。


从他的信念、行动与成绩来看,曾毓群未来依然很有可能在这个行业占领龙头位置。

免责声明
本网站发布的内容(图片,视频和文字)以原创,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,如有涉及侵权尽快告知,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QQ:1975212473,邮箱:1975212473@qq.com。

本文暂无评论 - 欢迎您